1. 齐鲁传媒网首页
  2. 综合

山东环卫工称被顶替教师岗位26年:教书12年被辞,翻出旧档案却显示续聘

最近山东被顶替事件频频登上热搜,而且时隔多年才发现,这严重影响到了被顶替者的一生,所以网友对顶替事件的谴责声是很强烈的。近日,网上又传出一则新消息,山东某环卫工被他人顶替教师岗位26年,经过数十年的投诉,山东省有关部门才答应彻查此事。那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还不清楚的盆友可以和百思特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哦~

山东环卫工称被顶替教师岗位26年

近日,山东东营市村民袁福春爆料称自己被人顶替教师岗位长达26年。他1982年成为利津县一名民办教师,1994年被所属小学校长口头通知落聘辞退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了当年的受聘档案,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可能被顶替了。

事件回顾:

袁福春自称他是高中学历,大学落榜后准备外出打工谋生,但其所在大队书记力劝其不要出外出务工并邀请他在当地小学教书,因为他是当时该村唯一具有高中学历的。

1982年到1994年期间,其一直在新建村小学担任民办教师,任教期间表现优异,多次荣获优秀教师。

1994年秋季开学后,他已经给学生上了一个月课,11月份突然被小学校长通知他被辞退了,没有任何理由。

袁福春无法接受,但也无能为力,最后他只能携妻儿外出谋生,这么多年他在胜利油田海上平台扛过管子,渔船上当过渔民,干过建筑工人,甚至连掏大粪,扫大街的工作都干过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,袁福春找到了当年受聘档案原件,发现上面竟有自己的名字,下方有校长的签字和盖的公章,别人告诉他,他被冒名顶替了。

此后他一直在投诉,经过十数年的投诉,2020年7月1日,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有关部门承诺彻查此事。目前当地公安局、宣传部、纪检委已介入调查,7月5日当地有关部门告知袁福春已成立专项调查组。袁福春称他现在已经58岁了,可以和当事方协商解决,不追究也可以,但要给他补偿,最起码也要有相应的退休或退养待遇。

其实有关山东顶替事件并不少,举例如下

案例1:

山东校长安排11岁儿子顶替他人入公职,被顶替者系退伍军人。

近日,“山东校长11岁儿子冒名顶替他人入公职”一事引发热议。7月2日,山东菏泽牡丹区政府发布通报,对5名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,冒名者邱之豪已被“除名”开除公职,给予其父撤销党内职务和撤职处分。

此前,网友“菏泽张先生”发文称,1999年自己被当时只有11岁的一小学校长儿子冒名顶替参加工作。

山东菏泽牡丹区政府通报表示,举报人牡丹区林业局沙土林业站工作人员张健的人事档案,与被举报人邱之豪在牡丹区应急管理局工作所使用的“张健”人事档案,均存放于牡丹区人社局档案室。

经比对两套档案所填内容,除姓名相同外,所填写的学习、入伍、参加工作时间、工作经历等信息完全不同,不存在冒用举报人档案的问题。但是,调查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,被举报人邱之豪(冒名张健)档案存在伪造姓名、年龄、住址、简历等问题。

自称当事人的张健在社交媒体上爆料称:1997年自己退伍回到入伍所在地,1999年被分配到了牡丹区林业局,结果没想到,对方一直不让他去上班,直到2005年才由林业局介绍信分配到牡丹区沙土镇林业站。

找人打听后张健却得知,自己没上班的几年间“工资和保险一直正常发放”,这让他更纳闷了。

张健表示,2014年11月,他查到有个和自己同名、同姓、同身份证号的人在菏泽市牡丹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上班,才知道在1999年自己被当时只有11岁名叫邱之豪的人冒名顶替,对方从那时起就一直拿着国家工资。随后,自己多方寻求说法,都不满意。

案例2:

据媒体报道,2020年6月20日,山东省纪委监委机关、省教育厅、省公安厅等部门单位组成工作专班,与聊城市、山东理工大学等有关单位一起,对聊城市冠县陈春秀、东昌府区王丽丽被冒名顶替上学等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。目前,相关问题已经查清,并依规依纪依法对相关人员作出处理。这些被处理的人涉及档案造假、户籍造假、邮政业务、招生审查、社会录用、职务晋升等问题,相关的人员都得到处理,被处理的人员有的还在其位,有的已经退休。在位的被问责,退休的则降被降低了退休金等。

被顶替的高考生是王丽丽和陈春秀,她们多年被改变的人生无法改变,至少这么多年的委屈终于在多少年后得到精神弥补。遗憾的是他们难以再圆大学梦和过上本该有的人生。

苟晶的事件还在调查中,相信苟晶事件涉及到的人会更多,我们拭目以待有关部门的公正调查和处置。

我们再来看看顶替者的人生又如何?在学校和单位,他们过着冒名人生,只有在家或亲戚家,他们才敢用真实的名字,一旦脱离家,他们就要换一个马甲过日子。本来自己的成绩不好,或许早早谈恋爱或智商不够,依靠父母和他人的助力,竟然改变了人生,圆了大学梦。虽然看似光鲜的人生,但是阴暗的人生注定他们也没有好的结果,毕竟偷来的永远见不得光,一旦见光,瞬息即逝。这就是典型的“见光死”。

因为他们的顶替,他们自己觉得,并非本意,而是父母作为改变了他们的人生,包括过去的阴暗人生和现在市区一切后的“光明人生”。而带出的泥也因他们受到了“伤害”,不仅失去了本该“光明的人生”,而是就此陪伴顶替者陷于不义。可能他们当时碍于亲戚面子帮忙或收到好处帮忙,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。一切悔之晚矣,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给他们吃。

我们相信,不义的终将失去,正义的终将到来。期待山东省对242起顶替事件公正调查和处理,也期待其他省份也能查出类似问题,让不义者失去一切。

。发布者:duxinhao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ucm.com/2490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